荼靡萧湘

哪里就有那么多愿望了,不过就是一些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罢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Till Death Do Us Part Chap 3

Chap  3


萧白若努力学习,考上了中央美院学习服装设计,因着自己上一辈子为了考研辛辛苦苦的学了一年多的理论知识,又上了三年的研究生,大学的功课只是小case,于是她心甘情愿的做了一回老师眼里的学痞——常常请假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学校里总见不到她的身影,偏生考试成绩又好得让人挑不出错处。老师们都不是太喜欢她,但也总有那么一两个例外,有一个老师就非常欣赏萧白若的才华,总说,这个孩子以后一定能成功,别的老师却对此嗤之以鼻。为了随时知道学校以及课业的动向,萧白若在班级里有一个关系非常好的朋友,叫叶清歌,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两个人住同一间宿舍。有了叶清歌,萧白若这才能放心的跟着剧组天南海北的跑。重活一世的萧白若心里清楚,想要接近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最需要的就是机会,而机会,是要靠自己创造出来的。

 

微博上有一个知名的画手大大,微博名叫“余生”。余生是个很神秘的人,大家只知道屏幕另一侧的TA是个女人,至于她的年龄,真实姓名,无人知晓。

余生画技高超,简简单单的几笔就能勾勒出一个人物的灵魂与特点所在,所以经常有人找她帮忙设计一些或者是画一些作品,她照单全办,也很少有让客户不满意的地方。她平时就像一个平常人,会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生活动态,也会在微博上主动po一些画风细腻的图,偶尔也会画一些当下比较火的明星。

当年余生那条正式表白甚至@王凯的那条微博引起了当时还叫开心果的王凯粉丝们的注意,因为配图实在好看,粉丝们纷纷评论转发,热度较高,甚至王凯本人也前来评论,这下,就在粉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幸而余生也仅仅是表达了自己作为一个王凯的忠实粉丝对于他本身的喜爱,未有什么后续,开心果们纷纷猜测应该只是自己家爱豆一时兴起,毕竟爱豆经常神隐贴吧和微博评论区。只是,余生这个人一下就在开心果中热度高了起来,她们翻了翻余生之前的微博,见到了不少给自己家爱豆表白的文字,还有画的相当帅的王凯,这下不能消停了,经常有粉丝轮番转发余生的微博,期盼着能够沾一些欧气,好让自己也被翻牌。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抱有着好奇心。常常有人猜测,余生这个微博账号下,可能不止一个人,有可能是一整个工作室;也有人猜测,余生背后,应该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年人,她的微博看起来颇有一股看破红尘的味道;但也有人说,可能这个账号下就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现在这个社会,有才华的人越来越多,画技高超为何就一定要是时间磨炼而不是天赋异禀呢。众说纷纭,没个答案。

 

萧白若的视线越过王凯,落在窗外的云层上。太阳万分耀眼,她眯了眯眼睛,今天的阳光真好,就像一年前她接到通知成为身边这个人的造型师助理那天,一样的阳光明媚。那时她跟着山影的剧组跑了几乎整整一年,吃苦耐劳又机敏能干,剧组里的负责人都挺欣赏这个小姑娘。剧组负责人看她辛苦,放她两天假让她回家歇歇,萧白若刚飞回北京,就收到消息说是自己成为了王凯的造型师助理。刚收到消息时她正和叶清歌在三里屯逛街,萧白若先是懵了一瞬,旋即激动地原地跳了起来,一把抱住叶清歌,“清歌,我走到他身边了!”

叶清歌知晓她大学以来的辛苦,回抱住萧白若,“恭喜你!好啦好啦,冷静一下,央美最让老师头疼的大小姐注意一下形象。”

萧白若松开胳膊,原地站定,“叶清歌,以后你再想要谁的签名照,就来找我吧!”

叶清歌惊喜的瞪大眼睛,一把握住萧白若的手,“这话我记住了,你可不能忽悠我。”

萧白若笑出声来,“没问题!”


TBC

Till Death Do Us Part Chap 1

Chap 1


仲春时节。

春光明媚,但风刮在身上还是让萧白若颤抖了两下,她紧了紧身上的风衣,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

北京机场仍旧有许多人行色匆匆来去如风。

萧白若成为王凯的生活助理刚刚一周,经纪人先生就让她随行前往深圳出席新电影的首映礼。

日程相比起去年轻松许多,但刚刚跑完几个城市出席见面会发布会的王凯看起来还是有些疲惫,经纪人先生已经多次劝说让他去医院做个全面体检,奈何他是个比较宅的人,一旦闲下来除了跟朋友约酒喝便再也不想出门。于是经纪人先生将这个重任交给了新人生活助理萧白若。年轻人,总是会有一些很新奇的招数。更何况她还只有20岁。

 

王凯带着帽子和口罩自机场人群中穿梭而过,距离登机只有十五分钟了。为了避免不要的麻烦,他和随行助理们特意在房车里滞留了一段时间,因而现在队伍一行四人走得是又快又急。

萧白若左手揣进兜里,右手紧紧攥着随身的小包,绷着脸小跑两步跟上走在自己身前的男人,第一次由自己全权负责王凯的吃喝住行,萧白若开心之余,非常紧张。一双眼睛紧紧盯在走在自己前边不远的王凯,生怕一个不留意会出什么意外状况。

万幸,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王凯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一双鹿眼从窗内望出去,北京的天空灰蒙蒙的。他无聊的抿了抿唇,扣好安全带,顺手将帽檐再压低一些,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左侧的座椅细微的晃了晃,王凯睁开眼睛,本意是想看看谁这么有幸坐在这里,是男是女,结果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萧白若?”临时买票很少能买到这种连在一起的座位呀,神秘的助理姑娘。

萧白若明显看到了男人眼里的惊讶,笑出了声,“不要用看妖怪的表情看我,这次真的是运气好。”

王凯撇了撇嘴表示不相信。

“好啦,这样你就不用担心粉丝了,我坐这你可以睡一觉,昨天晚上你又很晚才睡吧。”

“没有,我睡得挺早的。”在萧白若一副我早就看透你的表情中,王凯的底气消失殆尽,声音也越来越小。

“一会起飞之后给你要毯子,你先闭目养神吧,明天才有工作,到深圳之后,”萧白若正想说你可以玩一玩,就看到王凯打了个哈欠,“算了,你还是在酒店好好歇着吧,玩的时间总会有的,也不差这一天。”

 

萧白若动作轻柔地给王凯盖上毯子,调好座椅上方的灯光,盯着他无意中歪过来的脸端详了半晌,这个人真的无论什么样子都非常好看,即便现在素面朝天也是一顶一的帅气。

荧幕上的他和生活里的他不能说判若两人,但还是很容易区分的。生活中的他就像一只狮子,威风凛凛也有,活泼可爱也有。萧白若说不上自己最喜欢他的哪一面,但总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个人无论哪一面都能让她心生欢喜。

自己努力这么久,终于站在了他身边。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

为了做到现在这一切,自己努力了多久?四年?五年?

 

穿越前的萧白若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爱着王凯的粉丝,硕士刚毕业。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年前,高中开学第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刷新重置了。上天给予了萧白若第二次选择的机会。她现在拥有目标,甚至可以说是怀揣信仰,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TBC

考完辣!
解放!
让我浪起来~

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这货真的是心理学家不是登徒子吗 84-89

我好像死了好久了。
前文走tag么么


84,

梅长苏眯眯眼睛,冲着调酒师勾了勾嘴角,轻声道,“给我来一杯柠檬水,要冰的。”

调酒师手脚麻利的倒了一杯柠檬水,又特意将冰块打碎放进去,推给梅长苏。

梅长苏端起触手冰凉的玻璃杯,向调酒师扬了扬致意,随即就在调酒师惊呆了的目光中将整杯柠檬水倒在了萧景琰的头上。

酸酸甜甜的柠檬水淋了萧景琰一头一脸。刺骨的寒意惊得萧景琰猛然清醒过来,刷的从椅子上跳起来,使劲甩甩头。

发梢上的柠檬水带着些许的冰碴尽数甩到了梅长苏的西装还有…脸上。

调酒师看着梅长苏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狰狞的神色,相当有眼力见儿的递上面巾纸。

梅长苏气的连修养都顾不上了,接过调酒师手里的面巾纸胡乱在脸上擦了擦,一把扯过萧景琰的领口,“萧景琰!你给我清醒一点!”

萧景琰勉强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人,唇角绽开一个温软的笑意,“长苏你来了啊。”

梅长苏胳膊下意识的一抖。

面前这个男人言语间不经意泄露出来的软糯与迷茫,以及夹杂着冰碴的湿漉漉的短发,与平日里看起来冷硬又克制的形容完全不同。

萧景琰再次瘫回桌子上,甩了甩还在滴水的发梢,眼神迷蒙的企图再要一杯什么酒喝。

梅长苏一把揪住萧景琰的后衣领,把脚下不稳的男人扛在肩上,跟急急忙忙赶来的黎纲打了个招呼,向酒吧更深处走去。


85,
拉灯。


86,

梅长苏把清洗完的萧景琰用浴巾裹着抱回床上,安抚地摸了摸萧景琰柔软的额发,小心翼翼地替他掖上被角,空调调到最合适的温度,正要抓起毛巾擦头发的时候,手机再次在桌子上震了起来。

梅长苏手下动作一顿,无奈的拿起手机,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温存一下了!


甄平不停的在催黎纲让他赶紧叫宗主过来,黎纲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千篇一律的歌声,心里祈祷。


梅长苏看了一眼睡得沉沉的萧景琰,把长发撩到身后,打开房门站到了走廊里。

“喂。”

“谢天谢地,宗主您终于接电话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边出了点问题,您得过来一趟。”

梅长苏回头看了眼虚掩的屋门,“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梅长苏草草擦了一下头发,走到床边,满怀深情的吻了吻萧景琰的额头,视线扫过他半掩在枕头和被子里轮廓分明的脸,提笔在便利贴上写了两行字,囫囵套上衣服就出门了。


87,

金陵市老牌势力悬镜司的总窝点门口一片兵荒马乱。

两拨人对峙。

梅长苏坐出租车匆匆赶过来时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一脚踢上甄平的脚跟,“什么情况?”

“夏春夏秋领着悬镜司剩下的人负隅顽抗,我们的人伤了好几个都没拿下,关键对方好像有枪。”

“枪?”

梅长苏眯起眼睛。没想到夏江除了跟萧选暗中互相帮助以外居然还走私军火。这就很有意思了。

这两个人隐藏的太深。

那当年,林燮被陷害是不是跟这个有关?

梅长苏抿唇,距离跟上面约定好的时间就剩几日了,不能再拖了。

“我们的人撤,给蒙大哥打电话让他来处理,小心别让他们跑了,争取人赃并获。”


88,

蒙挚姗姗来迟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悬镜司的人顺利收监,还缴获了不少军火。

蒙挚拍着梅长苏的肩膀,“谢啦,这可是不小的功劳。”

梅长苏仍然皱着眉头,“嗯,辛苦你这么早起来干活。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没事,我最近也挺闲的,这暗地里的事情交给你了之后明显感觉我清闲了,你才辛苦。”

“我先走了。”

梅长苏头也没回的挥手离开。


89,

半小时前。

萧景琰凭借着良好的生物钟睁开了眼睛。

撑着床正要坐起身,腰上传来一阵阵酸麻,萧景琰溢出一声呻吟,龇牙咧嘴地栽回床上。

萧景琰躺平缓了片刻,试着翻了个身,后腰传来的酸麻和尾椎骨以下传来的隐痛让他白了脸。

嘶嘶抽着气坐起身靠在枕头上,萧景琰四处环视,陌生的环境让他少见的懵逼了。

脑海里断断续续的片段又让他青了脸。好你个梅长苏!趁人之危睡了老子?

床边不远处的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套衣服,萧景琰从床上挣扎起来,一把扯过,正要低头穿裤子,就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红痕。

操!

属狗的吧!

萧景琰紧皱着眉头穿戴整齐,衣服出奇的合适这种问题只在他脑海里转了一圈就被他无视了。

萧景琰对着镜子草草扒拉了两下头发,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这面镜子前发生的事情,愤愤的踹了两脚洗手池,把自己昨天穿的衣服一股脑扔进垃圾桶,后背挺得笔直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梅长苏特意放在衣服最上面的便条被萧景琰的大力拉扯顺势带到了地上,孤零零的躺在房间正中间,还被没有注意到的萧景琰踩了两脚。

【景琰,好好待着,我很快就回来。 梅长苏。】


TBC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对,lo主打脸了
我又默默的爬上来了……

要更新吗……

要也没有,我得慢慢写。

一天忙的跟鬼一样。

我大约是要走了。

lo主要考研了。
目标有了,虽然考上的可能性很小,但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想去我最喜欢的人的故乡去学我最喜欢的专业。


我会把登徒子完结。
唯愿无虞和红叶恐怕是要断上个一年半载的。


好了,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