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靡萧湘

哪里就有那么多愿望了,不过就是一些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罢了。

瞎写一些什么

我从去年开始准备复习考研,目标是犯罪心理学。

我不知道我对于考上这个专业的意愿有多大,但不管怎么说好像都不是很爱学习。或者说是不肯狠下心来以掉几斤肉的方式刻苦学习。

犯罪心理学对我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

我可能只是单纯不愿意留在经济这个行业里。

又想一想觉得其实留下也没什么不好,不过就是日复一日的做着几乎一成不变的工作,跟同事们友好地一起聊天,一起工作,一起吃饭。平平淡淡的这样过一生。

可细究起来,我似乎不是一个可以如此甘于平淡的人。

我有很多希望,有很多幻想,对于未来,我几乎未曾想过可能有一天我也会变成与我父母一样庸庸碌碌的凡人。

我向往甚至说热爱着跌宕起伏的人生。

可当这样的两个选择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犹豫了。

一条路通往平淡。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每天都在思考我这个月能拿到多少工资,够不够养活家里人,还能留下多少闲钱,需不需要做个理财等等等等。

一条路通往未知。我不知道这条路好不好走,我甚至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通的。但我还是向往。大约是所谓的不撞南墙不回头。

我曾经自认聪明。或者说是比一般人要聪明一些。

但现在,我的同班同学们已经开始讨论买了什么样的衣服,拿了多少工资,自己家里如何如何时,我又有些恐慌了。

我生怕自己为自己挑选了一条绝路。最终跌下悬崖尸骨无存。

我并不知道父母亲是怎么想的。他们总是一副万分支持我的模样。

压力其实并没有多少。

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喘不过气来。没有在学习的每一分每一秒,愧疚都在折磨着我的心。

我想找一个什么人讲一讲,又觉得这些东西如果真的说出来未免显得矫情。我放在心底深深爱着的人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不能对他说。

我一向是笑着的。表现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淡定模样。可我真的是这样吗?

我应当是一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人的。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只会笑了。把所有的情绪藏起来。用坚固的铠甲把自己包裹起来。旁人走不进来,我也走不出去。

我最终还是想学心理学的我想。

我应该还是愿意为了我所向往的跌宕起伏的人生拼一下的。

我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想哭就可以哭。

碎碎念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些什么。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考完辣!
解放!
让我浪起来~

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这货真的是心理学家不是登徒子吗 84-89

我好像死了好久了。
前文走tag么么


84,

梅长苏眯眯眼睛,冲着调酒师勾了勾嘴角,轻声道,“给我来一杯柠檬水,要冰的。”

调酒师手脚麻利的倒了一杯柠檬水,又特意将冰块打碎放进去,推给梅长苏。

梅长苏端起触手冰凉的玻璃杯,向调酒师扬了扬致意,随即就在调酒师惊呆了的目光中将整杯柠檬水倒在了萧景琰的头上。

酸酸甜甜的柠檬水淋了萧景琰一头一脸。刺骨的寒意惊得萧景琰猛然清醒过来,刷的从椅子上跳起来,使劲甩甩头。

发梢上的柠檬水带着些许的冰碴尽数甩到了梅长苏的西装还有…脸上。

调酒师看着梅长苏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狰狞的神色,相当有眼力见儿的递上面巾纸。

梅长苏气的连修养都顾不上了,接过调酒师手里的面巾纸胡乱在脸上擦了擦,一把扯过萧景琰的领口,“萧景琰!你给我清醒一点!”

萧景琰勉强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人,唇角绽开一个温软的笑意,“长苏你来了啊。”

梅长苏胳膊下意识的一抖。

面前这个男人言语间不经意泄露出来的软糯与迷茫,以及夹杂着冰碴的湿漉漉的短发,与平日里看起来冷硬又克制的形容完全不同。

萧景琰再次瘫回桌子上,甩了甩还在滴水的发梢,眼神迷蒙的企图再要一杯什么酒喝。

梅长苏一把揪住萧景琰的后衣领,把脚下不稳的男人扛在肩上,跟急急忙忙赶来的黎纲打了个招呼,向酒吧更深处走去。


85,
拉灯。


86,

梅长苏把清洗完的萧景琰用浴巾裹着抱回床上,安抚地摸了摸萧景琰柔软的额发,小心翼翼地替他掖上被角,空调调到最合适的温度,正要抓起毛巾擦头发的时候,手机再次在桌子上震了起来。

梅长苏手下动作一顿,无奈的拿起手机,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温存一下了!


甄平不停的在催黎纲让他赶紧叫宗主过来,黎纲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千篇一律的歌声,心里祈祷。


梅长苏看了一眼睡得沉沉的萧景琰,把长发撩到身后,打开房门站到了走廊里。

“喂。”

“谢天谢地,宗主您终于接电话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边出了点问题,您得过来一趟。”

梅长苏回头看了眼虚掩的屋门,“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梅长苏草草擦了一下头发,走到床边,满怀深情的吻了吻萧景琰的额头,视线扫过他半掩在枕头和被子里轮廓分明的脸,提笔在便利贴上写了两行字,囫囵套上衣服就出门了。


87,

金陵市老牌势力悬镜司的总窝点门口一片兵荒马乱。

两拨人对峙。

梅长苏坐出租车匆匆赶过来时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一脚踢上甄平的脚跟,“什么情况?”

“夏春夏秋领着悬镜司剩下的人负隅顽抗,我们的人伤了好几个都没拿下,关键对方好像有枪。”

“枪?”

梅长苏眯起眼睛。没想到夏江除了跟萧选暗中互相帮助以外居然还走私军火。这就很有意思了。

这两个人隐藏的太深。

那当年,林燮被陷害是不是跟这个有关?

梅长苏抿唇,距离跟上面约定好的时间就剩几日了,不能再拖了。

“我们的人撤,给蒙大哥打电话让他来处理,小心别让他们跑了,争取人赃并获。”


88,

蒙挚姗姗来迟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悬镜司的人顺利收监,还缴获了不少军火。

蒙挚拍着梅长苏的肩膀,“谢啦,这可是不小的功劳。”

梅长苏仍然皱着眉头,“嗯,辛苦你这么早起来干活。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没事,我最近也挺闲的,这暗地里的事情交给你了之后明显感觉我清闲了,你才辛苦。”

“我先走了。”

梅长苏头也没回的挥手离开。


89,

半小时前。

萧景琰凭借着良好的生物钟睁开了眼睛。

撑着床正要坐起身,腰上传来一阵阵酸麻,萧景琰溢出一声呻吟,龇牙咧嘴地栽回床上。

萧景琰躺平缓了片刻,试着翻了个身,后腰传来的酸麻和尾椎骨以下传来的隐痛让他白了脸。

嘶嘶抽着气坐起身靠在枕头上,萧景琰四处环视,陌生的环境让他少见的懵逼了。

脑海里断断续续的片段又让他青了脸。好你个梅长苏!趁人之危睡了老子?

床边不远处的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套衣服,萧景琰从床上挣扎起来,一把扯过,正要低头穿裤子,就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红痕。

操!

属狗的吧!

萧景琰紧皱着眉头穿戴整齐,衣服出奇的合适这种问题只在他脑海里转了一圈就被他无视了。

萧景琰对着镜子草草扒拉了两下头发,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这面镜子前发生的事情,愤愤的踹了两脚洗手池,把自己昨天穿的衣服一股脑扔进垃圾桶,后背挺得笔直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梅长苏特意放在衣服最上面的便条被萧景琰的大力拉扯顺势带到了地上,孤零零的躺在房间正中间,还被没有注意到的萧景琰踩了两脚。

【景琰,好好待着,我很快就回来。 梅长苏。】


TBC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对,lo主打脸了
我又默默的爬上来了……

要更新吗……

要也没有,我得慢慢写。

一天忙的跟鬼一样。

我大约是要走了。

lo主要考研了。
目标有了,虽然考上的可能性很小,但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想去我最喜欢的人的故乡去学我最喜欢的专业。


我会把登徒子完结。
唯愿无虞和红叶恐怕是要断上个一年半载的。


好了,就这样。